火融财经

万亿新南通:将更多的“天堑”变成“通途”

发布时间:2021-04-13 03:32:00 来源:证券时报

  2020年,南通GDP跑出一条“微笑”曲线,全年实现10036.3亿元的总量,同比增长4.7%,这一增速在长三角39个城市中高居第二。南通正式成为长江以北第一个迈入“万亿GDP俱乐部”地级市。将时间拉长,整个“十三五”期间,南通经济总量连跨4个千亿级台阶。

  这座位于上海北翼的城市,正成为长三角城市群向北发展最引人瞩目的“桥头堡”。

  “南通,难通,南不通”,曾是南通的真实写照。近年来,多重国家战略在南通交汇叠加,特别是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使南通迎来了百年未有之大机遇。

  机遇,也是挑战。压力之下,南通明确“三个全方位”战略路径:“全方位融入苏南、全方位对接上海、全方位推进高质量发展。”这样的标语,证券时报记者在从机场通往南通市区的路上,处处可见。

  如果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看成是东风,南通又是如何调整城市发展的“船舵”,让地区经济乘风破浪的呢?证券时报记者近日走进南通,对话政府官员、企业高管、专家学者,探寻这座活力城市的发展密码。

  让路通起来:

  扭转城市发展格局

  居江海之会、扼南北之喉。位于长江三角洲北翼的南通,尽管通江达海,却长期受困于长江天堑,“向南不通”,对比同样处于沿海经济带、长江经济带交汇点和长江三角洲洲头的上海,南通的发展被远远抛下,甚至显著低于长三角南翼城市群。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于南通人民而言,这样的体会异常深刻。

  2008年6月,苏通大桥正式通车;2011年,崇启大桥顺利通车。南通向南到苏南和上海,终于不用靠轮渡了。

  交通通达能力实现跨越性提升,城市发展迎来格局性转变。

  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副研究员陈长江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推进、交通格局的转好,南通能够更好地享受到上海以及苏南经济的溢出效应,能够充分利用上海的一些国际化平台来发展,也能够更好地利用上海的现代金融服务。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出台和跨江交通一体化的快速推进,南通也从“南通”,到“向南通”,再到“一通百通”。

  “十三五”最后一年,第三座跨江通道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暨沪苏通铁路通车。南通到上海,高铁只需66分钟便能直达。这是南通“一通百通”新局面的一个缩影。

  同年,作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的南通新机场选址正式获批,北沿江高铁线型确定、即将开工,通州湾长江集装箱运输新出海口开工建设,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沪苏通铁路、盐通高铁相继建成通车……目前,南通共有8个过江通道项目得到规划支持,未来将形成“八龙过江”格局。南通也将从过去的交通“神经末梢”变成“神经中枢”,成为区域海陆空综合交通枢纽。

  路通了,城市发展格局扭转了,新形势下对城市的发展气魄、干事创业能力、思想创新开放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对此,南通提出“破除小富即安、小城心态”。2020年3月,南通市委书记徐惠民提出“大力发现、培养、使用‘狼性’干部”。南通市委旗帜鲜明地提出要激发“狼性”精神、培养“狼性”干部。

  当地媒体评论:“狼山脚下呼唤‘狼性’干部,这就像一道征召令,召唤千千万万的干部披挂上阵走向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也释放出南通破除小富即安、小城心态的危机意识。”

  把产业引进来:

  南通计划“再建一个南通”

  “南通市沿海地区对重特大基础产业项目的吸引力越来越强。”南通市第一家百亿级制造业企业中天科技在南通市如东河口起家。如东区位独特,濒临黄海。工作人员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南通市交通枢纽地位进一步强化,多个项目的开发促进了产业进一步集聚。

  近年来,依托合作园区、联合研发平台、重大项目,南通汲取了来自上海和苏州的资本、技术、人才等大量优质发展要素。

  南通市智能装备商会会长、国盛智科董事长潘卫国认为,按照世界高端制造格局,经济活跃地区1.5小时~2小时车程半径内是高端制造的集聚区。随着交通通达,南通加快融入长三角一体化进程,更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

  沪通两地早已通过融合互动实现了“34567”,即南通30%的高层次人才、40%的创投风投机构从上海引进,50%以上的企业与上海有合作,60%的货物通过上海口岸进出,70%的农副产品供给上海。

  《2019长三角一体化区域协同创新指数》显示,上海、苏州、南通三大技术转移枢纽城市已逐步形成,其中,南通是典型的技术输入型城市,是长三角最大技术专利输入城市。

  2020年,由苏通、锡通两个跨江合作园区一体化融合而成的苏锡通科技产业园区正式成立,目前基本形成了以新能源汽车及其核心部件为重点的精密制造、以大规模集成电路封装测试为重点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以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的现代服务业三大特色产业。今年一季度,有31个项目在这里集中开工,涵盖智能装备、电子信息、生命健康和现代服务业等重点产业,总投资约268亿元,其中制造业29个,总投资约212亿元。

  在上海社科院研究员何建华看来,对南通来说,上海是标杆,应当抓住机遇主动对接,承接上海外溢的优质资源,并根据自身需求精准对接;苏南是坐标,切实融入苏南板块发展,在开放定力、创新精神、担当作为等方面全面对标苏南,在园区发展、产业培育、营商环境等方面学习苏南,在整体发展生态上与苏南同质化水平运行。

  值得注意的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南通尚处在工业化中期,当下最紧要的任务之一,还是大规模扩张,不断地招大项目、强项目,传统制造业、高端制造业兼收并蓄,做大工业总量。这就需要政府部门以“狼性”精神抢大项目、做大项目。

  徐惠民表示,“百亿级乃至千亿级企业,是城市经济的重要支撑、实力的重要标志。没有大项目,就没有大企业,在新一轮经济地理重塑中就会被边缘化。”

  南通市把2020年定为大项目突破年,一切盯着大项目干,一切围着大项目转。市领导定期到县区调研,没有新项目的地方一概不看;安置房项目,上午拿地下午必须动工。2020年,南通市新开工10亿元以上制造业项目183个,在建百亿级重大项目16个,带动经济增长率先由负转正、进而领跑江苏全省,成为南通跻身万亿级城市的“压舱石”。

  优质产业的引进夯实了城市发展的基础,展望未来,南通提出,到2035年沿海建成万亿级绿色高端临港产业基地,在经济规模上“再建一个南通”。

  让制造业活起来:

  促产业、资本、创新深度融合

  从诸多城市的发展历史看,地区经济的跨越,实体经济是着力点,制造业是主战场。

  作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发祥地之一,南通一直以实体经济见长,保持着重实业、兴实体的传统。近年来,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红利的不断释放,推动产业、资本和创新的深度融合,成为南通搞活制造业的重要路径。

  2016年以来,南通制造业上市公司和新三板公司新增股权融资超500亿元,有力支撑了地方制造业发展。目前,南通资本市场中已经涌现出国内光通信龙头企业“中天科技”、全球第五大封测厂“通富微电”等一批明星企业。以资本力量赋能产业发展,南通也积蓄了一批上市后备军,其中2020年新增IPO报会企业10家,创下历史新高。

  “我们会一如既往把服务企业、帮助企业成长放在重要位置。”南通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张乃华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张乃华介绍,南通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直致力于优化服务环境,“十三五”期间,服务企业超1000家次,累计引入股投创投资金66亿元。

  企业的发展也成为南通发展的重要助力。近三年来,南通市上市公司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年纳税规模平均超60亿元,超全市税收收入的10%,成为地方财力的重要来源。

  为用好资本活水,南通提出:在直接融资上要深入一步。

  具体而言,包括系统推进企业上市挂牌,抢抓全面实行注册制改革机遇,落地落实上市挂牌政策,加快推进企业上市挂牌;强化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引导上市企业规范经营,重点防范上市公司重大风险,鼓励上市挂牌公司通过再融资、并购重组等方式做大做强;深化股权投融资对接服务,常态化帮助创新创业企业开展股权融资活动,引导各类创投股投机构更多参与南通建设;探索研究降低债券融资成本,加大对债券结构、利率及还本付息情况的分析研判,及时提示风险,引导各地降低融资成本;提升期货服务实体经济水平,加强对在通期货机构考核评价,常态化对接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争取新交割库落地。

  产业与资本的融合,让制造业企业加速成长;资本活水的灌溉,也激发了企业科创的活力。

  2020年登陆科创板的国盛智科,是国内先进的金属切削类中高档数控机床以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提供商。公司董事长潘卫国对证券时报记者说,从他祖父那一代起,家族就深耕精密钣焊件领域,到现在公司发展至数控机床全产业链,四代人一百年来一直以“缩小民族工业与国际领先智能制造差距、实现产业兴国”为使命,在中国智造的路上不断摸索前行。目前,公司已拿下技术含量最高的五轴联动数控机床开发业务并实现量产,成功打破先进工业化国家在五轴联动等高端装备上对中国的封锁、限制。

  捷捷微电董事、财务总监沈欣欣向记者介绍,捷捷微电多年来深耕半导体分立器件的晶闸管领域,一直不断钻研、不断创新,将产品做到极致,目前市场规模已达全球第二。近年来,捷捷微电开始积极布局MOSFET、IGBT及第三代半导体器件,力争产品结构与产业结构相匹配,增厚国产功率半导体器件进口替代空间。

  风吹向何方:

  制造业向先进制造业升级

  2019年,南通GDP达9383.39亿元,距离“万亿俱乐部”仅一步之遥。

  “面对过万亿,我们准备好了没有?”2020年初,徐惠民在南通市委十二届十次全会上抛出了这个问题。对于南通而言,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是:高质量发展动能不足。

  尽管产业结构在不断优化,但南通工业目前仍处于产业链的中低加工组装环节,工业产品附加值仍然偏低。与先进地区相比,南通基础比较弱,大企业较少,百亿级企业屈指可数,没有千亿级企业。在民营经济为主体的市场环境中,虽然部分民营企业已成为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但较小的体量难以撬动整个产业链并带动企业集群向产业链上游延伸。

  “过去南通是依靠资源、人力、市场增量的支撑,但现在要依靠科技的发展,要培养独角兽企业和单打冠军,发展高端制造业标志性的企业和项目。”在南通市委党校经济学教授季建林看来,南通经济总量破万亿,但单纯的数字不代表经济质量的提升。与苏州相比,南通还有较大差距,仍需转型来提升经济质量。要高度关注“双循环”新格局中的转型与发展,化解发展动能不足的难题,加快经济发展重心转移。

  这就需要南通以更高站位更远眼光谋发展,推动产业由制造业向先进制造业升级。

  2018年,南通市提出重点发展船舶海工、高端纺织、电子信息(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装备、新材料、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生命科学等具有高端引领作用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发展钢铁新材料、石化新材料、纺织新材料、绿色能源、高端粮油食品等沿海临港高端绿色产业基地。

  同时,为了鼓励企业创新,南通也采取许多措施,包括推动产学研合作,建设校企合作产学研一体化平台、校企共建实验室,设立“科技镇长”、企业科技副总等,发布“金桥十百千工程”等,打通产学研协同创新通道。

  “十三五”期间,南通加快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重点的先进制造业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有效促进了南通工业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2020年,南通工业领域战略性新兴产业扩展覆盖至27个行业大类,有战略性新兴产品的工业企业达1446家,占规上工业企业总数的27.5%;战略性新兴产业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9.8%,高于规上工业平均水平3个百分点;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达35.6%,较2015年提高7.7个百分点。

  展望“十四五”,南通重点提出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促进现代服务业繁荣发展、提升建筑业发展质效、实施企业优强工程。围绕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绿色化、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的重点任务,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长三角高端制造新中心。

  打造江苏发展新增长极,实现更多的“天堑变通途”,南通正通过进一步的开拓创新,以求得高质量发展的“沧桑巨变”。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THE END
上一篇:面板龙头齐发力 京东方TCL科技一季度净利大增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热点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